随着全球贸易的发展,跨境贸易早已不仅仅是巨头们的专利,正有越来越多的中小企业布局其中,但跨境贸易中存在的诸如订单碎片化、高频率交易等弊端无疑推高了跨境交易成本,并成为了所有企业的发展障碍。而今,区块链技术正在崛起并不断崭露头角,全球贸易正因为区块链技术的介入而进入一个全新的时代。金色财经邀请丝链(SilkChain)项目联合发起人、大龙网集团创始人冯剑峰先生进行独家专访,以下是专访内容。


pic.jpg


2017年,国际贸易数字化委员会于新加坡成立,并联合了大龙网等合作伙伴正式提出了SilkChain即丝链,希望能利用区块链技术并基于各领域企业襄助构建“全球区块链自由贸易区”。在自贸区中丝链负责提供区块链基础架构,Token机制将成为商户之间贸易活动与价值传输的桥梁。丝链将与全球诸多第三方机构共同制定商业流程智能合约,协同开发基于现有业务模式的新型 dApps。

丝链的主角大龙网将自己定位为应用场景类的服务商,属于B2B服务类公司,另外还涉及物联网及跨境金融服务、跨境保险服务、跨境支付和物流等业务。大龙网希望能安心做好B2B服务商,通过丝链与更多伙伴达成合作并共享社区资源 ,且多方达成的共识机制也将切实降低营销成本,提高企业效率。

冯剑峰对金色财经说:“从前没有区块链技术的时候,我们只能通过资本市场募资或传统营销的手段来使企业资源产生聚集效应。而当区块链技术崛起之后,我们可以用技术手段描述信用并将其积累,且可以基于自由、低摩擦、无损耗的共识机制将全球贸易社区相结合。因此,大龙网在专注于做好自身商机撮合、服务撮合与供应链金融等服务的同时,联合了一批希望能共建社区的团队,希望最终创建一个基于信用的贸易自治社区,并利用区块链技术,将商家的信用进行可具像化的描述和计算,用智能合约贸易模板代替中心化组织应该提供的服务,并利用Token经济对整个社区的经济结构进行改造。”

基于以上想法,大龙网最终选择加入丝链,并基于自身的优势帮助丝链为更多人所知。

如何达成并落实共识成首要挑战 供应链金融跨境服务等三大方面成突破口

丝链虽然推出时间不长,但已经取得了一定的进展。技术方面,首先,丝链这条联盟链已经搭建了底层链的测试方法;其次,团队已经搭建了跨链透明访问中间层,实现了对以太坊、丝链测试链的支持;目前,丝链正在进行智能合约的可视化开发,即免写代码开发区块链智能合约。应用场景方面,丝链已经选择了几个典型市场作为测试点,发放了B2B和B2C系统软件,利用区块链技术做好适合当地市场的智能合约贸易模板,并通过贸易模板实现营销互动、社区激励、讯单报价、跨境供应链金融服务等,在全球范围内完成了40家商户的测试。

冯剑峰告诉金色财经:“4月中旬左右,首批轻应用将实现落地,同时,波兰和印尼的市场已经进入了测试环境的准备阶段,近期还与老挝签订合作协议,准备向老挝市场进发。丝链正瞄准来自全球的1万多家大市场,希望在未来三年时间里拥有上千个加盟成员,形成一个基于信任机制的自治贸易区。”

丝链的目标就是基于社区的共识,使商业圈、中小商户及旗下对应覆盖消费者的人群加入其中。但所有项目在发展过程中都不可能一帆风顺,在冯剑峰看来,如何达成并落实共识的问题是项目要面临的首要挑战:“我们会首先邀请包括商贸城老板、大物流公司等海外贸易行业的意见领袖加入社群,并达成共识。然后利用社区激励机制,吸纳重要节点所覆盖的中小商户,号召更多用户加入社群,并在全球层面寻找更多的节点,共推重要应用场景落地。”

目前,丝链这一实体经济区块链化的代表性项目已经覆盖了诸多领域,身份服务、信用服务、跨境支付、存证服务、跨境供应链管理、跨境供应链金融、数字货币交易所等应用场景都在其发力范围内。由于丝链的贸易应用场景正处于分阶段推进过程中,且底层链和供应链技术不甚完备,因此,目前的技术架构显然无法高效支撑贸易应用,为此,丝链特采用“聚焦轻应用”的战略思想,发展大社群。冯剑峰对金色财经说:“我们选择了十个应用场景作为发力目标,早期会倾向于发力那些容易落地的、高频、有人气的领域,并且经过综合考虑,我们最终选择将去中心化广告宣传、去中心化询单和报价应用、供应链金融跨境服务这三个应用场景作为突破口。”

商圈代币经济时代改变行业现状 区块链行业终趋向理性

区块链技术虽然还没有发展到完全普及的程度,但不少企业进军该领域都是希望能在降低成本的同时提高效率,然而二者却很难同时兼顾。在冯剑峰看来,贸易场景本质上与区块链是高度契合的,并且对于时效性的要求不高,利用智能合约就能搭建出营销内容互动模式。“全球社区分布范围非常广,用智能合约交换营销信息可以最大程度上降低效率损耗。另外,在信用层面,买家与卖家之间的营销广告互动可以基于信用积分完成,丝链是希望帮助全世界范围内的中心化社群都达成一个统一的信任标准。并且通过统一的信任机制,最终实现营销功能场景与询单报价场景。”

丝链考虑到当前市场中游走于法律边缘的操作手段以及劣币驱逐良币的行业现状,结合自身基于实体经济圈Token发行的考量,开创了实体行业Token发行的新时代,并提出了“商圈代币经济”的观点。冯剑峰对金色财经说:“关于商圈代币经济时代改变行业现状的问题,我们认为首先是区块链世界中早期的比特币1.0时代的应用,其营销场景涉及全球财产的跨境转移,以及刚性需求对比特币造成刺激的应用场景。区块链2.0阶段以区块链项目的募资计划为主,而目前,区块链3.0时代正在来临,底层供应链效率正不断提升,未来的8至15个月中,全球传统商圈进行Token经济化改造其实已经成为了大趋势。”

好比当年的互联网浪潮,互联网概念时代之后就是理念发酵时代,紧接着是膨胀泡沫时代,此后又出现风投时期。互联网泡沫之后,全部的传统信息终于实现上网,并且在网络上产生全新的信息内容。区块链浪潮发展至今与当年的互联网大热时期有惊人的相似之处,冯剑峰也相信,经过挤压之后的区块链行业最终会趋于理性,且社区的拓展成本也将下降。

冯剑峰还列举阿里巴巴获取新用户的例子:“比如说,当时阿里巴巴获取新用户的成本是1毛,而现在获取一个新用户所需的成本是100元,因为低成本时代已经一去不返。”相对传统的信息上线,冯剑峰认为现在已经处于实体经济链的大爆发时代,对实体产业与传统经济的改造就是首要的发展大势。

另外,针对经济化改造的问题,丝链目前已经推出了两大应用:其中一款应用主要针对最符合区块链特征的应用场景,另一款应用则希望能真正的实现实体经济圈的Token经济化改造。“未来,尤其是传统的平台性经济模式,可能会将买家与卖家之间的对接摩擦和服务清零,让需求方有供应方之间实现零成本对接,对于社群产生很大贡献的服务型公司将能从社群经济改造中获利。”

丝链未来专注于创建超大社群 领袖气质的商业代表将成合作首选

丝链专注于创建形成共识机制的超大社群,并帮助社群内成员繁荣经济与贸易互助行为。从应用层面看来,丝链关注如何才能创建一个大社群,而不是关注在每一个领域中能实现什么。丝链会从联盟链做起,并将创建一个超大规模的全球贸易行业DAO的组织作为丝链的首要目标。

丝链社群中,每个成员都会踏实的创建自己的信用积分,其基于智能合约的、超级完全自治的道德社群功能模式,也使社群永远不会扮演救世主的角色。丝链并不具备任何的盈利模式,冯剑峰解释说:“就像当时中本聪创建比特币没有设置各种盈利规则一样,我们只会把控基金会运营公司,并筹备基础技术研发费用,并始终通过一定份额的Token来支持全球2500多万家中小企业及亿万消费者加入社群中。”

丝链在探索市场的同时,也深知只有与来自不同国家的优质企业进行合作才会为整个联盟链带来更大的生机。目前,丝链已经与沙特的AL-MOBTY集团、泰国光彩集团及波兰的GD等达成合作。冯剑峰介绍:“首先,这些大市场或者商贸圈在早期就有区块链意识,且拥有丰富的社群资源,每个市场都持有覆盖了上万家中小企业的社群资源。其次,他们都有一定的行业话语权与影响力,且具有一定的地域特征,例如巴林的合作伙伴本身就是中东地区的商业领袖,基于丝链的商业共识进行宣传之后,也会吸引更多的商业社群加入其中。每个国家或地区最具领袖气质的商业代表会成为合作伙伴的首选。”

从丝链当前制定的目标看来,短期内会选择易于推广区块链技术与共识机制的、具有较好技术水平的互联网公司,由于项目本身是服务于全球中小企业的,因此,丝链会偏向于一带一路上的国家。在新兴国家里找到业界领袖的代表之后,将这些代表们纳入商业节点的范畴,并通过节点获取更多的商贸城信息,通过合理的内部机制鼓励各种电商、物流公司、供应链金融等贸易公司达成合作,从而以多个贸易版本的智能合约模板来帮助这些国家的中小企业实现零摩擦、去中心化、去中间人,并最终对接至全球供应商与买卖双方。

中国作为一带一路的发起国,将在丝链生态中扮演重要角色。“我们在中国可能会偏重于生产制造型的企业和贸易型的企业,并针对这些企业的特征开发专门的智能合约贸易模板。”

另据了解,目前丝链已经完成天使轮融资,包括九鼎(JLab)、金沙江资本、溯源资本、btc123.com、星云链、Cybermiles(5miles)、巴比特财经、链心资本、君灏资本、奥德利研究所、全球区块链行业研究院等知名资本或企业参与了天使轮投资。此外,包括沙特AL-MOBTY集团、英国WE-HOLDING集团、美国大威物流、泰国光彩国际、波兰的GD等遍布东南亚、中东、欧洲的区域零售、物流巨头也在其期间与丝链项目签署协议,表达了对项目的认可。

做好当下,亦展望未来。丝链会广纳贤才,在全球范围内创建运营管理团队,做好应用分层、合约分层,并根据全球各国的不同贸易环境和文化环境分别推出智能合约。中东、中欧、东南亚等地区会涌现更多的业务试水者,并进一步吸引全球数万的商贸圈成为社群成员,并朝着全球最大的中小企业商户的贸易自治组织目标进发。